返回列表 发帖

农村集体土地流转的试点案例

1、重庆“地票”模式

  所谓“地票”,指包括农村宅基地及其附属设施用地、乡镇企业用地、农村公共设施和农村公益事业用地等农村集体建设用地,经过复垦并经土地管理部门严格验收后产生的指标,以票据的形式通过重庆农村土地交易所在全市范围内公开拍卖。地票购买者包括土地储备机构、园区建设单位、民营企业、国有企业、自然人。

  “地票”制度尊重了农民对土地的“发言权”;解决城市建设用地紧张矛盾,降低拆迁成本、减少拆迁矛盾;实现价格统一化,使固化的土地资源转化为可流动的资产;有利于进一步激活城乡要素市场,完善城乡市场体系。


2、成都“拆院并院”模式

  所谓“拆院并院”,也是城乡建设用地增减挂钩在成都的俗称。实施典型之一是温江区的“两放弃、三保障”。“两放弃”是指:农民自愿放弃土地承包经营权和宅基地使用权,在城区集中安排居住,并享受与城镇职工同等的社会待遇。“三保障”是指:能够在城市的二、三产业就业;在城市拥有自己的住宅,家属能够在城市居住;能够享受城市居民享受的社会公共服务。

  该模式赋予了集体土地应有的占有、使用、收益、处分的权能,逐步实现城乡土地“同地同权”;鼓励农民打破区域界限,跨区域向城镇集中;推动土地资源的集约利用,释放出更多的级差土地收益。


3、嘉兴“两分两换”模式

  所谓“两分两换”,就是将宅基地与承包地分开,搬迁与土地流转分开;以宅基地置换城镇房产,以土地承包经营权置换社会保障。土地置换后,不改变土地所有权性质和土地用途。简单说,就是以承包地换股、换租、换保障,推进集约经营,转换生产方式;以宅基地换钱、换房、换地方,推进集中居住,转换生活方式。采用该模式的意义表现为:促进土地向规模化、集约化经营;促进城市化进程;增加农民财产性收入;政府增加财政收入可用于农民养老保障和前期基础社会设施投入等。


4、深圳“集体工业用地流转”模式

  根据《深圳市完善产业用地供应机制拓展产业用地空间办法(试行)》,原农村集体经济组织继受单位合法工业用地可申请进入市场流通、原农村集体经济组织继受单位实际占用的符合城市规划的产业用地,在理清土地经济利益关系,完成青苗、建筑物及附着物的清理、补偿和拆除后,可申请以挂牌方式公开出(转)让土地使用权。同时有两种收益分配方式供选择,第一种方式是所得收益50%纳入市国土基金,50%归原农村集体经济组织继受单位,第二种方式是所得收益70%纳入市国土基金,30%归原农村集体经济组织继受单位,并可持有不超过总建筑面积20%的物业用于产业配套。

  鼓励集体工业用地上市交易并不涉及到土地性质的大规模转性,主要为了提高深圳城市产业用地的供给,盘活存量土地资源,同时公布的《深圳市宗地地价测算规则》中提出将通过优惠地价吸引高端企业落户,支持深圳产业升级,对深圳原农村集体用地上市交易的规则作出进一步规范。


5、海南土改模式

  根据《海南省农民集体建设用地管理办法》,对农村集体建设用地规划与计划、宅基地、公共设施与公益事业用地、开发经营与流转等做出明确规定。其中可能对市场产生较大影响的政策是,对经批准纳入流转试点的农村集体建设用地,允许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或者村民自主开发经营,或者由农村集体经济组织以转让、租赁、联营合作、作价入股等方式进行流转,用于旅游、农贸市场、标准厂房等非农业建设,发展集体经济,保障农民的发展权。


6、天津“宅基地换房”模式

  天津农村建设用地流转模式具体是通过农民宅基地换房和土地置换的形式进行的。这种流转模式需要解决的两大关键性问题是:资金和土地。天津市具体的解决方法是:农民以其宅基地按照规定的置换标准换取小城镇的住宅,实现土地置换;同时以土地升值预期作为担保,由政府成立融资公司向开发银行贷款。

  华明示范镇作为天津市土地流转的主要试点单位,在流转过程中不仅很好地解决了农民的生计问题,而且通过国有化的土地流转推动了区域产业的发展。区域内二、三产业发展较为迅速,可以为农民的城镇化提供就业保障。


7、温州流转模式

  2001年浙江省温州市率先颁布新办法,规定农民集体建设用地的使用权可以转让。该办法规定,凡集体建设用地上的建筑物、构筑物等依法转让时,其土地使用权可以相应转让。转让方式包括出售、赠与、交换、作价入股。在城市(镇)规划区内,集体土地使用权转让时,先由市、县政府转为国有,再参照国有土地转让办法办理手续。规划区外的农民宅基地,转让范围由原来的同村调剂扩大到同县转让,受让方把原来的宅基地交还给村集体后,其新受让来的土地所有权照样保持集体性质不变,也不需再缴纳土地转让金;非宅基地的集体建设用地转让,则视其不同用途采用不同方法,应缴纳的税费也不相同。


8、广东流转模式

  2003年6月广东省政府发出《关于试行农村集体建设用地使用流转权的通知》,明确农村集体建设用地使用权可上市流转,其方式可以是出让、转让、出租和抵押等,并必须符合四个条件:一是经批准使用或取得的建设用地;二是符合土地利用总体规划和城市、镇建设规划;三是依法办理土地登记,领取土地权属证书;四是界限清楚,没有权属纠纷。特别强调,收益应该向农民倾斜,农村集体建设用地使用权流转的收益中50%左右应用于农民的社会保障安排;剩余50%左右一部分留于集体发展村集体经济,大部分仍应分配给农民。

  广东省通过实行农村集体建设用地流转,不仅盘活了存量集体非农建设用地,大大减轻对新增建设用地需求的压力,促进土地资源优化配置和高效集约利用,而且实现了集体建设用地资产保值增值,同时,也增加了农民收入,促进了农村社会经济发展。

  目前来看,各地积极试水土改,以成渝、嘉兴为代表的模式主要通过整合置换盘活资源,换取建设用地指标,但相对于土地的实际价值而言,农民利益分配并不合理,所谓的社会保障也只是解决农民生存问题,如何使失地农民持续发展的保持生活质量才是重点。相比之下,海南在农地改革上走在了前列,海南允许农村集体组织与村民将土地用于非农业建设,或将为中国未来土地的市场化流转打下根基。而广东“向农民倾斜”的政策似乎更为人性化,既有效保障了农民权益又大力发展了农村集体经济,调动了广大农民的积极性,不失为农村集体用地流转的典范。

 

谢谢分享,学习了

TOP

学习了,中国的未来在农村,城市的扩张一定要在充分保证农村的主人-农民利益的前提下来开展,解决农民最迫切的居住、就业、生活以及社会福利问题。
思则变、变则通、通则成!!!

TOP

返回列表
上一主题:《项目投资可行性分析》
下一主题:2016年营改增最新政策文件 房地产
网站地图-法律声明-热门标签